12月23日刑法总论答疑精华
2008-12-23
问:对持续犯罪的行为,如制造假币或毒品等犯罪行为,在事先不知情的情况下,为其提供场地,但中途又知道后,没有中止场地的租赁也没有报警,更没有再获得其他额外利益,是否也构成共同犯罪?

答:对于之前不知情的时候,自然不构成犯罪的问题,因为没有主观认识。当提供场地者得知对方利用该场地进行犯罪的时候,这个时候产生一个法定的作为义务,就是中止场地租赁或者举报犯罪,而提供场地者没有这样做,也就是违反了这个作为义务,构成不作为的帮助犯。当然,这里的不作为是不纯正的不作为。也就是说,构成共同犯罪,这个帮助犯也是从犯,应从轻、减轻或免除处罚。至于有没有获得额外利益,这个是在量刑等方面酌情考虑从轻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问:我还有一个疑惑,老师指出的法定的作为义务,前提是法定,但是是否中止租赁合同涉及民事上的责任问题,而且对一些犯罪,典型的如毒品犯罪,不象假币那么容易判断,出租人当时是否知情也是事后的判断问题,出租人不是专家,当时出租人肯定是无法判定生产的就是毒品,在此情况下就要求出租人解除租赁合同是否过于苛刻?另外,法律没有强制公民发现犯罪必须举报的义务,只是提倡.由此推定当事人违反了这个作为义务,构成不作为的帮助犯,是否过于牵强?还有,提供场地并非犯罪必须的专用的条件,只是一般条件而已。

答:你在这里提出了新的事实。也就是出租人在看到行为人生产一堆东西的时候,还不知道那个东西是毒品,只是事后才知道这是毒品。因此,如果中途知道是生产毒品,那么就有中止或举报义务,因为合同法中也规定不能违反国家强制性法律法规,如果合同内容违反刑法或其他强制性的行政法规,那么对于合同当事方而言,按照合同法52条,就是合同无效。因为宪法规定,公民有遵纪守法的义务,刑法规定,不得制造毒品。合同无效,那么出租人就直接进入了犯罪的帮助过程。公民和犯罪作斗争,这是受到鼓励的,但是正如你说,这并不是强制性的,因此,举报是相对于合同而言的更高的要求,我说的是当时人没有停止帮助行为,这个是关键。举报是对他更高的要求,有提倡的意义在里面。提供场地是物质上的帮助,只要明知是犯罪,提供你所称的一般条件以及专用条件,都可以构成犯罪。如果是事后才知道是毒品,那么由于提供场地的行为已经结束,那么自然不构成共同犯罪。至于这个时候是否需要举报,这确实只是提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